蒸汽童话

世界因你而美好☀️

对,就是你😄

我爱你。

公主和海盗私奔啦!!!!

这里是大佬 @-Swan- 的文

(我只是发布加无良配图X



性转注意!!

性转注意!!

性转注意!!

 

 

 

白皙的指尖在发间跳跃,花朵点缀着如同太阳一样耀眼的发丝,小巧的女孩坐在镜子前,鎏金色调的瞳孔闪烁着辰星一般。

 

睫毛轻轻地颤动着,如同摆翼的凤尾蝶在空中翻飞,滑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脱下的鞋袜杂乱而随意地散落在地毯,雷狮坐在柔软的被褥上,斜着身靠在床上的玩具抱枕边,看着她灵巧地扎着辫子。

 

毕竟这个女孩将他整个浩瀚星空都占据在她的一颦一笑中,连那阿波罗也理所应当为她让开道路。

 

 

就像沾染上露水的荆棘玫瑰。

 

 

和俏丽的精灵舞蹈着,如同天鹅的绒羽一般轻盈。

 

宁静的时刻将两人簇拥在一起,落霞的云彩如同薄纱披在身上,连呼吸都随着温柔起来。

 

窗台的月季与轻风一起摇曳,外面的桂花树枝沙沙作响,清甜香味粘黏住心房,甜腻得连思想都被蛊惑。

 

 

 

“嘉德罗斯。”

 

 

 

这个名字宛如女巫的魔咒,控制着他的心神,将他一步步拉向无底深渊。

 

 

雷狮盯着属于他的猎物,眼眸如同盛开的紫色鸢尾,映照着他的恒星,心醉神迷。

 

 

“你的皇冠。”

 

 

被她丢弃在一旁的 TheCambridgeLover’sKnotTiara 在微光下闪烁着光芒,嘉德罗斯将摘下的天鹅湖项链扔进雕花木盒中,漫不经心地把散落的碎发挽到耳后。

 

 

高傲的公主并不在意这些花俏且繁杂的饰品,就像女王从不需要娇弱的鲜花来衬托她的艳丽。

 

 

厚重的披风换成轻薄的围巾,从她的脖颈间垂下,落在凳上随着她的动作轻晃,而那累赘的长裙被揉成一团堆在角落,嘉德罗斯穿着舒服的素色衬衣,向后仰着伸懒腰。

 

 

雷狮的视线不由跟着她的动作从后颈下滑,飘过盈盈一握的腰肢,最后停留在她裸露的大腿上,心神涌动。

 

 

毕竟深棕的短裙连她的膝盖都遮掩不住,那白嫩的肌肤就像罂粟一样吸引着他的神经,诱惑着他从高处跳落。

 

 

“看够了没,渣渣。”

 

 

骄横野蛮的公主理了理衣领,清亮的嗓音如同轻弹的琴弦一般,天籁之音。

 

 

即使那些吐露的字符比傲慢的路西法还要目中无人。

 

 

翘起的脚尖点地滑过,轻盈而又优雅,雕花椅随着公主的动作转着,准确地在雷狮面前停下。

 

 

睥睨众生的金色似乎从眼角延向天空,连晚霞的色调都被遮盖,宛如天使降临。

 

 

“你说呢,我的宝藏。”

 

 

嘴角勾起笑容的弧度,雷狮将目光定格在她脖颈间星星点点的吻痕上,那是他在她身上留下的烙印,贪婪而霸道的气息。

 

 

公主闻言后抬起左脚,踩踏于雷狮的膝盖上,力道不轻不重地摩挲着,环着手臂靠在羽绒垫上,挑眉冷眼看过去,丝毫不在乎这个姿势会露出底下的光景。

 

 

真是毫无自觉的公主。

 

 

雷狮将嘴边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咽下,伸手抓住她的脚踝后恶意地抬高,使她从座位上滑落半截。

 

突然的变化猝不及防,俏丽的脸颊瞬间被埋进澄黄的围巾中,公主不由横了海盗一眼,却意外的没有挣扎。

 

 

真是令人讨厌的海盗。

 

 

嘉德罗斯在心底感叹着,终究没有吐露自己的想法,只是将另一只穿着蕾丝花袜的脚抵在雷狮胸口,神情嚣张地对上恶狼的眼睛。

 

 

习惯针锋相对的海盗与公主互不相让,直到夜色开始吞落天边的夕阳,连时间一起沉寂。

 

沙沙作响的枝叶随风而扬起,空中弥漫着城堡外百合花田的香气,连归巢的雀鸟也忍不住为此迷离。

 

 

他们总是不断地挑衅着对方底线,从行动到感情,一步步踩踏恋人的界限,以将其撕碎至摧毁。

 

 

八月的叙事诗铺满落叶,在轻风里,向秋色囔囔私语地倾诉着花朵的凋落与伤感。

 

 

但我们依然在等待着,在心底默默期待着它的下一次重生,在那个无尽的春意之中,再次出现。

 

 

 

就像他们缠绵悱恻的爱情。

 

 

 

很有趣不是吗?

 

 

夹杂在其中的欲望不乏恋与恶,沉迷在虚假的荷尔蒙气息里,却又理智的厌恶着对方身上的那些不可一世的戾气。

 

 

他们总是相似的,但又截然不同。

 

 

懂得适时进退的海盗在这场调情的小打小闹里率先投降,放手松开抓着公主脚踝的手,任由她将自己踹倒在床。

 

 

“哼。”

 

 

嘉德罗斯将脚缩回去翘着腿,发丝落在额角边,随着吹进来的风轻轻摆动,微屈着它的弧度。

 

 

小小的她窝在椅子上,显得娇小玲珑,却又在降临的夜幕里闪耀着光芒,如同不会落下的恒星。

 

 

从床上翻身坐起,看到这一幕的雷狮即使心里十分清楚这个女孩的骨子里有多么桀骜不驯,也被她这一秒幻想中的乖巧而迷惑住神经。

 

 

钟塔敲响专属于它的音乐,对伙伴依依不舍的孩童唱着他们的歌谣,白鸽停留在泉水边,看着行人的来去匆匆在一片夕阳下消失。

 

 

海盗与公主在同一时间抬起头看向对方,宛如辰星与太阳的遇见,而又默契地在下一秒错开视线,天各一方。

 

 

他们总是善于将所有感情埋藏,却乐此不疲地去不断猜测对方有没有陪同自己深陷。

 

 

“走了,小矮子。”

 

 

雷狮套上靴子的时候顺便调笑嘉德罗斯的身高,公主穿好另一只袜子后不甘示弱地朝他一脚蹬过去。

 

 

不过是情侣间的小玩笑。

 

 

后退一步堪堪躲过那毫不留情的一下,雷狮笑容里带着几分奸诈,拎起公主轻便的行李称了称手,然后将东西一把丢出外面。

 

 

月亮已经顺着窗外的藤蔓朝高处爬去,海盗站在银辉之下,扬起的发丝渡上一层浅色的灰,眼里一片星辰大海。

 

 

 

还有她。

 

 

 

看着那个从窗台一跃而下的人,嘉德罗斯突然低头笑了起来,让鎏金色调蒙上阴影,藏着瞳孔里的欣喜宛如满杯的葡萄酒溢出,流下的液体将桌布浸染出一片深迹。

 

 

这双眸,是属于她的东西。

 

 

就像洞穴里的财宝,堆积如山,而龙占有着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子,利爪横扫着那些窥视者。

 

 

骄傲的公主踩着矮板凳坐在窗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那个痞笑的人,嘴角不禁勾起几分。

 

 

逃脱的金丝雀割断镣铐,挣扎着从牢笼里溜走,即使鲜血淋漓也不为过。

 

 

广袤的天空里除了向往的自由,还有的是过往消散的逝去,连同她的皇冠一起,被丢弃在无人的角落。

 

 

总是要离开的。

 

 

没有任何雀鸟不属于天空,就如同生来就肆意妄为的公主不该为一座孤城而停留。

 

 

海盗在城堡下张开双臂等待着公主的跳落,而公主则拔下花盆里的月季玫瑰朝他扔去。

 

那是城堡里独一无二的,就像它的公主一样,无可比拟。

 

 

你见过荆棘上染满鲜血的黄莺吗?

 

 

从咽喉里唱响的歌声将整个情感为之颤动,连同所有的理智都像破碎的镜子一般七零八落。

 

 

那代表什么呢?

 

 

接受这份荣耀吧。

 

 

我愿将爱赐予你,直到你灵魂的凋落,才将我们的丘比特杀死。

 

 

 

 

我的另一半。

 

 

 

 



(哎嘿.jpg


评论(14)
热度(91)

© 蒸汽童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