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坑极快
慎慎慎fo慎期待

现在在小英雄和鬼灭的坑里


My dear princess(代发)

(给这位大佬caaaaaall
 @-Swan- 


  这是安迷修第一次见到艾比,就像命中注定的邂逅。

  带着荆棘的藤蔓随着茂盛的蔷薇缠绕而上,半构造的人型鸟笼被花草簇拥出一片阴影,俏丽的少女跪坐在柔软的靠枕上,怀里抱着可爱的小熊娃娃,垂下的手边摊开着一本俄文童话,乖巧而又宁静,如同精致的玩偶。

  房间里唯一的窗户透进微温的阳光,照进房间的地毯上像落下蝴蝶的磷粉,浅浅的光宛如薄纱披在她的身上,沉默的少女盯着窗台的那盆摇曳的月季玫瑰,心神微动。

  如同天鹅湖的舞蹈,如梦如幻,让安迷修不忍开口打破这份美好。

  见过太多被粉饰过的人,那些还没有沾染上社会污浊的孩子就如同森林里的精灵,不可亵玩。

  书桌上的沙漏已经翻过几轮,少女终于回过神来将视线移开,红茉莉色调的瞳孔转向站在门后的摄影师,面无表情甚至带着几分嫌弃的神色。

  “摄影师骑士,是你吧。”

  清脆如百灵鸟的声音在尾调微微上扬,少女伸手随意翻了翻书页,姿势顺着转身的动作翘起脚尖。

  来自贵族高层的著名摄影师骑士,本名安迷修,自称最后的骑士。

   艾比不知道他的母亲是如何将这位难以高攀的上流人士请来,但依照她贪婪虚荣的本性绝对不安好心。

  如果不是因为弟弟……

  啧。

  艾比将滑落的发丝挽起到脑后,注意到什么后抬头再次看向傻站在门口的人。

  年轻男人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的时间太长,让她有些不自在。

  “可以开始了吗?”艾比皱了皱眉,疑惑地对上他的眼神。

  等到少女再次开口提示,摄影师才像被惊醒的睡梦者一般反应过来,略有些尴尬地朝着她腼腆地笑了笑。

  安迷修走到柜台旁边将自己的箱子放上去,按开密码锁后抬起箱盖,熟练地拿出其中的东西拼装好,将三脚架搭好稳固在地毯上,安迷修将昂贵的相机安在上面,一气呵成。

  静谧的房间里一时间只剩下安迷修摆弄设备的声音,艾比侧着脸偷瞄,指尖在棉纱的印花裙上轻微抖动着。

  这人长得挺好看的。

  假装自己在翻书,艾比靠在鸟笼边上,透过杂乱的花丛偷偷地打量着他。

  浅色的衬衫搭着朴素的吊带裤,折起的衣袖挽起到手肘,露出精瘦而好看的手臂,袖口的纽扣就像蒂芙尼蓝的眼睛一样如同发光的宝石一样晶莹剔透。

  “艾比小姐,可以开始了。”

  把相机调试好的安迷修突然抬起头,温柔的笑容就像雀鸟闯入少女的心里,在湖面惊起一片涟漪。

  以为自己偷看被抓个正着的艾比迅速把脸埋进怀中的毛绒玩偶上,语气微怒地答应了他一声,感觉脖颈有些发烫。

  安迷修端着手里相机看过去,只看见少女窝在边角上抱成小小一团,蒙声不吭。

  “艾比小姐,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请离我远一点。”

  听清楚艾比说的话后安迷修不由愣了一下,然后听从她的要求后退了几步。

  阻止了安迷修善意的询问,艾比抬头几轮深呼吸后终于脸色恢复如常,等到绯红的颜色从脸颊上慢慢消散,艾比摸了摸鼻尖,转过头对上安迷修的视线。

  “开始吧。”

  

  拍摄很顺利地进行着,两人的配合似乎合作多年,但挑剔的摄影师却一直觉得哪里不足。

  在安迷修持续做出几个指示后,他开始察觉到了艾比的异常。

  她不笑,似乎有什么少女心事。

  豆蔻年华的少女本该是满面笑容如阳光一样灿烂,而她却没什么生动的表情,只是抿着嘴角不说话,沉默不语。

  感觉不对劲的安迷修停下自己手边的动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

  摘下一朵蔷薇别在耳边,少女坐在缠满花朵的高椅上,小巧白皙的裸足踩在搭高的书籍上,另一只脚荡在半空中,屈起的脚尖宛如演出着一场华美的舞蹈。

  蓬起的裙子如同松软的棉花糖,手里捧着一本俄文童话,少女的嘴唇微张,露出的贝齿蹦出轻巧的音符,像是在给怀中的玩偶讲述其中的故事。

  时间就这么在此沉寂,宛如流沙在指尖悄然离去,无影无踪。

  微醺的阳光移到她的手边,落在纸张的字里行间,优雅的符号像是沾染上其中的温度,如同精灵跳跃。

  少女半垂下眼,翘起的睫毛随着她的动作轻颤,仿佛轻盈的天鹅绒羽飘舞,血鸽红般的眼睛落下点点萤火,宛如蕴藏着一片璀璨星光。

  像被现实分割开的童话,像是不可触摸的场景。

  如同着迷一样,被这画面蛊惑到的安迷修不自觉地向前靠近了一步,却被地上杂乱的一叠装饰道具绊住脚踝。

  出于摄影师的本能,安迷修第一时间是翻身护住怀里的相机,压根没有注意到其他事情,而注意到这边情况的艾比则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条件反射将手边的靠枕朝那边扔过去。

  “砰。”

  摔倒的安迷修背靠着柔软的羽绒垫子,加上厚重的地毯作为缓冲,他并没有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不过一边的艾比显然被他吓了一跳,略带惊慌的表情比之前生动有趣得多。

  就像被敲碎的水晶面具,梦幻的氛围在瞬间瓦解,带着鲜活的气息。

  “喂,你没事吧。”

  艾比从花椅上跳下来,蹦跶几下跨过杂乱的地面,站稳后跪坐下来询问着安迷修。

  低头的动作让耳畔的蔷薇落下,砸在安迷修的脸上,艾比有些犹豫着是否去拿开它。

  “艾比小姐,在下并无大碍。”

  安迷修撑着从地上坐起来,花朵也随着他的动作滚落,他伸手接住将花递过去,轻声安慰着受惊的少女。

  在少女踌躇半响后,摄影师微笑着倾身上去,将蔷薇花别在她的发丝上。

  如春风沐雨,他的笑容仿佛窗外那片风铃草在摇曳,在她心里画下轻浅的一笔。

  他们的初遇如同一场童话的开端,在不知不觉中拉开序幕。

 





评论 ( 10 )
热度 ( 67 )

© 蒸汽 | Powered by LOFTER